杨烁:我只是一个演员

2017-06-15 08:22来源:格调微信公众号作者:admin

 

 

 

“当你把过多的时间投入到职业中的时候,会渐渐分不清什么是生活、什么是工作。”坐在化妆台前的杨烁盯着镜子,从采访的第一个问题就开始自我剖析。

 

 

 

刚从热带休假回来的那个晚上,他北京家里的暖气坏了、空调也不热、天然气炉子不知道怎么打开。天气实在太冷,最后他索性坐下来靠喝烈酒来取暖。离开了片场和角色,他突然不知道该怎样生活。

 

“我习惯了在拍戏期间待在房间里面一个人喝酒、看书,回到生活里变得很难跟别人接触,越来越沉默。”他说,“这份工作让我失去了太多兴趣爱好,喜怒哀乐都被消耗掉了。在故事里面经历大喜大悲、生生死死,结果在现实中也把一切事情看得很淡很淡,变得很麻木。因为我戏里已经笑够了,哭够了。”

 

“很迷失。”他毫不犹豫地承认。这种状态是让人始料未及的。

 

2016年热播的电视剧《欢乐颂》中,作为友情客串的杨烁直到第24集才出场,却因这个浑身散发出雄性荷尔蒙的形象,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他的认知。“小包总”成了他的另外一个名字。趁热打铁,《欢乐颂2》中,这次他成了主角。

 

《欢乐颂》前,他的演员生涯也算顺利。仅2014年就有四部由他主演的剧集在全国各大卫视播出,加上旧戏重播,“最多的时候有九部戏14个卫视在播”。对于一名34岁的男演员来说,怎么看都找不到郁闷的理由。

 

“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演员这个身份带给我的。开始很幸福,因为可以尝尽人间百态,但现在却觉得有些困扰。”他说,“演一部戏之前应该翻阅大量资料,揣摩角色,然后在现场爆发,想方设法地成为另外一个人,工作结束之后还要从那个角色中抽离出来。可现实是,往往还没有抽离,就要进入下一个工作了。”

 

他很怀念刚入行的那段时期,正式开拍前有几个月的筹备期,演员从剧本阶段就介入,大家每天都在一起讨论,在现场对词、排练,“现在不知道怎么变得那么忙,所有程序都压缩在一起。”现在在拍摄的最后一天,他才能拿到最后一集的剧本。

 

杨烁特意从发型师的手肘后面探出头来,认真地说:“应该把脚步放慢啊,急于赶路就会错失风景。如果把手机关掉,找个地方好好地放松一段时间,回来再看有谁找过你,就会发现我们太高估自己在圈子里的重要性了。”

 

在化妆室待了十分钟后,杨烁要求出去透透气,在北京初春清冷的空气中,他显得放松了一些。

 

《欢乐颂》的成功一度让他有点不知所措。一方面高兴于被更多的人认可,另一方面却无法适应明星不自由的生活。不过,他倒是有了更多跟自己较劲的资本和勇气。

 

“在演《欢乐颂2》的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自己不会演戏。”他说,“从前是初生牛犊,不畏惧,什么都可以演,现在总怀疑,这样演对吗?这是不是表演?从出道至今,我都在追求一种方式,说人话,让自己舒服,而不是在镜头面前表现话剧艺术。后来发现怎么做都不自在了。”

 

他说起以前老师的教诲,表演是从0到1、再从1到0的过程。可能在此之前,他处在不断学习、吸收和积累的第一阶段,现在要抛开陈词滥调、重回白纸状态。“对着镜子说一段台词,能看到太多问题,所以我坚决不看自己的电视剧。”

 

“我曾经无数次尝试对待事业如同信仰,结果现实就是现实。这次我决定重新全身心投入进去。”他说,“站在十字路口最难熬。”

 

在各种关于杨烁的新闻稿里,最常见的关键词有:硬汉,荷尔蒙,粗犷。他非常理解这种定位,“演员是商品,需要标签化,在一堆人中间体现出你的个性,就像是给这个形象注册专利。比如很多演员都留胡子,为什么你的胡子最有个性?声音好听的演员不少,为什么你的能让大家记住?人们喜欢有故事的东西。”

 

同时他认为,在当下的影视环境中,演员的课题与多年前也有了不一样的变化。

 

“怎么通过自己的表演来提供一组数据,让大家看到这组数据就知道是你。这是我目前在研究的事情。”他说,“台词只是演员的辅助工具。过去在一场戏里,演员发挥作用只能靠表演,现在有太多技术可能,要学会怎么利用周围的事情。”

 

在拍戏现场,他关注起灯光、景别、镜头走位等演戏之外的细节,学习了解之后就可以综合利用周围每个环节、更好地表演。比如一场哭戏,也许不需要哭到眼睛肿起来,前面几场戏在情绪上已经有了足够铺垫,到这里可能一个缩在角落里的背影就足够了。“当你了解了如何布光,就明白出来的效果会是什么样,观众看到这里的感受是什么。”他把这个过程称为“演员对剧本的二度创作”。

 

 

做好了演员基本工作,杨烁也关心上其他的事情,喜欢站在导演的角度去思考。比如要拍最后一集的最后一场戏,他会设想,假如有第三季,这个角色要怎么出场。“不想这些的话,可能会更投入,但不会是个好演员。”

 

 

那么,你怎样定义自己?他沉默了约一分钟,最后斟酌着说:“我只是一个与影视有关的从业人员。不管是演员、导演还是幕后,都只是专心地为这份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。但更多地还是希望别人称我为演员。

 

 

转自ELLEMEN睿士杂志访谈

 

 

上一篇:流金岁月,听客厅诉说过去的故事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深圳市格调家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00657号-1
TOP